人力资源 Human Resources
首页党群工作艺苑芬芳 > 《旅美日记》自序
详细信息

《旅美日记》自序

日期:2017年5月30日 19:12

2004年,我有幸参加了交通部组织的第四期“公路桥梁建设与管理赴美培训班”学习,此次培训学习,从2月底开始至7月底结束,历时五个月。作为一名桥梁工程技术人员,有机会去美国这样发达的国家学习公路和桥梁建设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理念,领略异域人文风情,感到十分荣幸,也很高兴!

还清楚地记得,接到交通厅人事处通知我去大连海事大学参加出国人员英语水平考试时,我正在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院出差,当时心里既高兴又忐忑不安,直到顺利通过BFT考试才平静下来。事后得知,一同参加考试的其他同学,都是在大连海事大学经过半年左右的专门培训的,我能侥幸过关实属不易。

培训班一共十人,成员分别来自交通部、交通部规划研究院、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长安大学、湖南大学、中交二公局、江苏和广西交通厅。团长是交通部公路司建设处李怀健,我被大家推举为副团长。培训包括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约两个月,在佐治亚理工学院学习,主要内容是听讲座和到图书馆查阅资料,学习和了解美国交通,特别是智能交通、公路桥梁等方面正在研究的前沿技术。第二阶段,约两个半月,主要是在佐治亚州交通厅实习,分组到厅相关部门跟班学习,主要是通过参与实践,实地了解美国交通管理体制机制和日常工作状况。

这次去美国学习机会难得,且时间较长,我觉得应该留下点什么。于是决定写点日记,把学习和考察期间一些有趣的见闻和心得记下来,以供日后温故而知新。说是日记,其实更是一种记录与见闻,内容都是与学习考察相关的,并不涉及个人隐私。遗憾的是,由于有时活动安排比较密集,有些重要活动没有及时记录下来,如参加项目招投标、设计文件评审等活动。回国前,在美国西部考察时,也因为时间和日程都安排得很紧,在日记里几乎没有记载。也因为懒,不是每天都记了。这些日记,后来在我执笔撰写提交给交通部的培训报告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收获。

光阴荏苒,一晃八年过去了,现在才整理出来,未免有点时过境迁的感觉。但日记中的内容,也许对人们了解美国的风土人情、华侨生活,尤其是美国交通管理体制和公路桥梁技术发展、大学教育等方面还会有所帮助。当前,我院正在大力加强企业文化建设,也希望能借此激发全院职工参与企业文化建设的积极性。

由于认识和水平有限,其中难免有贻笑大方之处,欢迎大家不吝赐教!

 

《旅美日记》链接:

http://blog.cnbridge.cn/space-653-do-blog-view-me.html

 

老家的年味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农历年关了。而每到农历年关的时候,也是我最想念老家的时候。想念老家的山水和乡亲,但最让我想念的还是家乡浓浓的年味。

我的老家在湖北麻城东北部大别山腹地的一个名不见经传,但颇有历史韵味的小镇—木子店镇。相传明初一江西老人在此地一棵木梓树下搭棚开店,故得名木梓店,后简写为“木子店”,从清以来,一直是麻城的一个乡镇。

儿时在家,一年到头最盼望的就是过年。那时农村很穷,但老家盛行着“叫花子也要过三天年”的乡风,因此,再穷的人家,也要千方百计置办年货,让一家人吃饱喝足,给孩子们添置新衣服。

老家的年味是独特的,也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一到腊月,村子里就有了过年的氛围,人们见面问的最多的是“年货办齐了吗”,置办年货显然是腊月里最重要的事了。

说起年货,老家特有的几样东西—老米酒、油炸豆腐、肉糕、糍粑是当之无愧的主角。以前人们穷,这些东西必不可少,现在富了,生活好了,这些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

老米酒、炸豆腐、肉糕、糍粑使老家的年不同于其他的地方。它们不但风味独特,而且整个制作过程能把年味烘托起来。

先说老米酒吧。木子店的老米酒已有千年酿造历史,俗称东山老米酒。东山老米酒用糯米和特制酒曲酿造而成,其风味与其他地方的米酒明显不同,色泽清亮,味道淳甜而浓烈。一进入冬月,天气冷了,农活少了,各家各户都开始自酿老米酒,整个村子天天都能听到做酒的吆喝,天天都飘着酒香。谁家的酒出缸了,都会邀邻居品尝,炫耀自家的酒如何如何好喝,人们彼此调侃着,热闹着,一派乐呵呵的景象。冬季农闲,一家人围坐火垅旁,就着吊锅,喝着经碳火烤得热气腾腾的老米酒,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呈现出一幅“老米酒,蔸子火,除了皇帝就数我”的潇洒神态。据记载,自唐朝黄州刺史杜牧过麻城歧亭,留下“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诗句,至北宋大诗人苏东坡高歌“酸酒如齑汤,甜酒如蜜汁”,历代文人墨客都盛赞东山老米酒。解放战争时期,刘邓大军进驻木子店,刘伯承、邓小平两位首长都亲尝过东山老米酒。

打糍粑是另外一种热闹景象。我们村一般集中在腊月二十四到腊月二十八打糍粑。全村分上下垸,上下垸弄堂里各有一个打糍粑的石舂。糯米蒸熟后,倒进石舂里,五六个男人各持一根打糍粑专用的木棍,围着石舂转圈,边走边喊号子,在说笑和调侃中有节奏地用木棍舂糯米。大约上十分钟的功夫,蒸熟的糯米就会被舂成又黏又软的絮状面团,冷却后就成了硬硬的糍粑。打糍粑的日子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人们往来于家里和弄堂,奔走相告,脸上洋溢着对年的期盼,其乐融融。

相对于老米酒和糍粑,炸豆腐工序包括磨豆浆、做豆腐和炸豆腐,相对来讲要复杂一些。磨豆浆和做豆腐与别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但将豆腐切成一小块砖大小,用油炸成金黄色的炸豆腐是我老家独有的。豆腐炸好后,浸在冷水里,可以存放一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任何时候吃起来都和新鲜豆腐一样,鲜嫩可口,堪称一绝!

肉糕,用乡亲们的话来说,就是吃鱼不见鱼,吃肉不见肉。做肉糕要把肉、鱼、米饭和红薯粉一起磨成粉,然后放在蒸笼里蒸上个把小时。老家的肉糕做法和模样与荆州的鱼糕、钟祥的蟠龙菜类似,但风味大不相同,几味杂陈,口感更细腻,吃起来更香。但是,小时候因为穷,肉糕即使是过年也是难得吃到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农村条件好了,村里做肉糕的家庭才慢慢多起来,如今是家家户户都有了。

老米酒、糍粑、炸豆腐、肉糕是当家的年货,但年货远不止这些。腊月里,家家户户还要杀年猪,腌腊鱼腊肉,备花生、红枣等。还有平时积攒的,舍不得吃的山货、干菜,过年时都会拿出来享用。

年货置办齐了,人们都盼着大年三十那顿丰盛的年饭了。吃年饭是全家团圆的大事,乡亲们常说,一家人如果不在一起吃年饭,来年一家人都不吉利。因此,村里在外工作的或出门谋生活的,都要赶在大年三十回家一起吃年饭,实在赶不回去的,家里人也要在吃年饭时为在外的亲人摆放吃年饭的碗筷,代表是在一起过年。这些都足见人们对年饭的重视。

老家吃年饭的确有很多说道。首先年饭的做法就与众不同。村里家家户户做年饭都用吊锅,将各种菜肴放在一个吊在房梁上的吊锅里煮。吊锅下是火垅,里面烧着木材和碳,烫着老米酒。各家锅里的东西也惊人的一致,锅底层一般放置萝卜,上面放置干菜和炸豆腐,再放置腊鱼腊肉,最上面才是肉糕、粉条和点缀的红枣。当然锅里还要放上辣椒油、麦酱、葱等调料,这样就色香味俱全了。而今,这已悄然成了一种饮食文化,名称东山吊锅,在武汉乃至湖北省都小有名气,一到冬天,它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外地客慕名前往品尝。

再说吃年饭的时间。别的地方一般叫年夜饭,是晚饭时间吃,我们老家却一直保留着大年三十早上吃年饭的习俗。有的人家为了抢彩头,凌晨就点着了吃年饭的鞭炮。做好年饭,吃饭前还要祭奠逝去的先人,燃放鞭炮接他们回家过年,请他们保佑一家人来年平安。祭完祖,吃年饭才正式开始,一家人围着火垅,吃着吊锅,喝着老米酒,尽情享受着一年辛勤劳动的成果,这是全家最幸福的时刻。

大年初一至十五,是乡亲们相互拜年、走亲访友的日子。初一主要是村里人相互拜年。记得小时候,初一一吃完早饭,我就带着弟妹在村里挨家挨户地拜年。这时候,不论远近亲疏,每家都对我们热情欢迎,拿出平时难得一见的烟、糖果、南瓜子招待我们,回到家里荷包装满了糖果和瓜子。初二是女婿上门拜年,初三以后就没太多讲究,但一般亲戚家都要去拜到,所以过年也是亲戚们加强联系和情感沟通的好机会。我上初中后,每年都会被父母指派到山里的亲戚家拜年,路远的还要在亲戚家住上一两天。这时候除了拜年,还有代表父母接年长的亲戚到家里去住些日子的任务。过完十五,小孩们的年就算过完了。但亲戚间大人们的相互走访要持续到正月底才完,有的还会延迟到农历二月。

老家在改革开放前很闭塞,村里人对外面也了解不多,我十六岁考上湖北省黄冈中学时,村里人和我本人还不知道黄冈中学在哪里,就可说明这一点。而今,随着交通的便利和电视传媒的发达,外来文化冲击着乡亲们的思想意识,人们过年的意识和行为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但令人欣慰的是,无论外来文化怎么影响,老家过年的氛围依然浓厚;无论食物怎么丰富,当家的年货依然是不可或缺的。

我在武汉生活二十多年了。每年过年,老家的亲戚都会不辞辛劳地给我送些老米酒和炸豆腐等年货,每每都会让我回想起小时候过年的情形,回味老家的年味。

 

《湖北日报》2月12日登载链接:

http://hbrb.cnhubei.com/HTML/hbrb/20130212/hbrb1973308.html

 

《湖北交通报》2月4日登载链接:

http://hbjtxw.ceepa.cn/index.php?release_id=9303&paper_id=52192

 

所属类别: 艺苑芬芳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