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首页党群工作多彩生活 > 武当山游记兼赠小师弟周刚
详细信息

武当山游记兼赠小师弟周刚

日期:2013年3月8日 15:28
 
题外话:有仙翁入梦,道我与3、7有缘,说完飘逝而去。醒来后的我不知何意,直到后来,我发现初恋的出生日是3.7号,研究生考试成绩出来的日期是3.7号,前年去规划院面试的日期同样也是3.7号……如此一来,我似乎若有所悟,原来3.7乃本人幸运日啊!
前日随同事一行到十堰出差,原定昨日将车安排给我,没想到临时状况,车子昨日去了襄阳。我与周刚师弟在十堰成了“孤魂野鬼”,想起登武当山乃是我们多年之夙愿,也许是天公盛意拳拳,正好阳光明媚,春暖花开,于是我们大清早退了房,背着行李和外业调查的资料,买了水和干粮,便坐上了去武当山的车。
昨日,也正是3.7号。
 
正文:
前话不表,只是坐车、再坐车,走了一遍金街买了门票进了景区,还是坐车。我与周刚心情尤佳,空了几天肚子的饿狼遇到迷途羔羊的感受便如我们一般,所以我俩遇景便停,去了太子坡,赏了逍遥谷,中途又去了宏伟的紫霄殿,到南岩的时候已到了晌午。
车子顺着路往上爬,透过窗外看外面的山峦,远处白雾朦朦,飘渺在层峦叠嶂的山峦间,正如那天山的琼宇。连绵的山脉,仿若那万条游龙,起伏交织穿梭,又似那起舞的飞凤,天地间,早已分不清是天是地,又抑或天地早已浑然成一体。
车子路过之处,闪过一株满树花开的樱桃,开放于悬崖边,白花之盛,仿佛雪夜后弥留在树上的白雪。零星古朴的建筑点缀山间,在无际的壮丽中添了一份人间的清幽,更多了一份心醉的亲近。冷不丁山回路转,突显一群观院,又或那一座殿,突兀而来的雄伟令人赞叹服。
逍遥谷正如那逍遥仙境一般,山有秀,水有灵,偏偏在这灵秀之间遍布了小桥流水和人家。紫霄殿蔚为壮观,太子坡的庭院错落有致,南岩更不必说,险奇的叹为观止……
秀丽、险俊、奇伟、浩瀚、意境……所有的这些词汇武当均当之无愧,可又似乎不足以尽然形容武当。武当之秀,虽不若庐山,却不浓妆艳抹,更增淡雅;武当之伟,不若泰山,却不高远自负,显得亲近;武当之奇,不若黄山,却不刁难放肆,显得谦虚……
这也许就是真正的武当,有百山之长,却能露而不发,淡然且平静。
 
可到现在,我们却忽视了武当最精髓最神圣的地方——金顶。
我们不明就里,南岩游完,等车上金顶,有游客过来告知:“金顶唯有登,路程两时半。”我俩看看表,傻了眼,此时已过一点半,明日早晨还得在房县开会,这到了金顶,必然赶不上到房县最后一班车。
踌躇之际,我说:“算了吧!工作重要。”
师弟的幽怨堆上脸,说道:“会留遗憾哦!”
“留了遗憾,或许以后还有个念想呢?何尝不是种乐趣?”我故作深远。
“那会是个痛苦。”周刚很直接。
想想也是,何必在人生中处处留下遗憾。乐趣之说到底是个托词,因为坦然接受遗憾,我们错失了太多珍贵的情感,放弃了太多可为之奋斗的追求,失去了太多千载难逢的机遇……口里是遗憾,心里却是无尽的悔恨。
决定也许会错,但是,必然没那么容易铸成悔恨。于是,我们登山了。
脱下毛衣,整理好三十多斤重的背包在肩上抗好,吃了几口干粮,喝了几口水,振奋起精神,我们相互鼓舞,壮志豪情油然而生,握紧拳头异口同声地大声喊道:“奶奶的,看大爷们一个半小时内到金顶。”说完,阔步向望不到顶的台阶迈去。
台阶如盘蛇一般,围绕着一座又一座的山峰,我们抖擞起精神,快速向上攀登。抬头仰望,山顶仿若在那云霄之端,目所能及,只有那无尽盘旋的台阶以及其上穿梭的游人。我转头对周刚招手,说道:“这样爬的不过瘾,你看上面一拨拨的人,咱们都给赶上。”
周刚激动起来,我俩斗志越发昂扬,腿也利索很多。赶过一拨人,就像是完成了一次超越的兴奋,有时候耐不住喜悦,忍不住对旁边的人说道:“我们在七星树就老远望到你们了,终于是赶上了。”游人看我们朝气勃发的劲头,笑着点头赞赏:“年轻人很有冲劲嘛!”
过了四座塔,也不知逾越了多少级陡峭的台阶,中途赶越了多少拨奋力攀登的人群,双腿渐渐疲软,肺部变得有些难受,爬山成了机械的行动,逾越的感受在内心不过如微风一般的浮动。到了黄龙洞,我们终于体力不支,找了个亭子歇息下来。
有下山的人在亭内休息,我们便聊了起来,那位与我们年龄相仿的年轻人看我们劳苦奔波,告诫我们:“前面过了百步梯,到金顶的路程才过了一半,你们万不该爬山,在玉琼坐缆车直接上到金顶,下来不知轻松多少,何必搞的这辛苦。”
我跟周刚相视一笑,却不言语,知道心里都已想到了一块:游山的乐趣,恐怕不在山顶的景象,而是在登山的过程,享受那种在登顶望远的心灵鼓舞下,付出无比的艰辛后那瞬间望顶的感受。那种喜悦,又岂是美景所能达得到呢?
 
百步梯窄而陡,台阶的高差又大,跨一步如小孩子爬饭桌。百步虽少,但在下面仰望,已有天梯之势,对于我们这些疲惫不堪的人,带来的只有恐惧了。
千辛万苦地爬过百步梯,人已虚脱,我跟周刚只能弯腰扶着大腿,好半天缓过一口气来,脸上已憋的通红,望着高耸如云的山峰,心里已经冒出了丝丝的凉气。
剩下的路彼此无言,因为喘着大气说不上一句话,肩上负重的感觉就像扛着石头,两腿沉重地仿若磁铁一般,在这山川强大的磁场下停滞不前,意志、精神和勇气在这时刻已经被漫漫的路程消磨得烟消云散。
崇山已成了心里沉重的负担,上不是下也不是,只好木然看往来的人群,再也拾不起一丁点登顶的欲望。正在此时,周刚蓦的说道:“师兄,你看这紫丁花,还不错呢!”
我转头看背后山坡边长着几点零星的紫色地被花,洒在这峻岭之中,却也增添了一种别样的可爱,顺着山坡在往上看,不远处影影绰绰的嵌了几块,仿若在水墨画点了两笔浓艳的丹青。我顿生了激动的心情,快步上前,细细品赏,愉悦把玩,好不快活。
后来,我们干脆放慢脚步,不再在意紧张的时间,也不再憧憬山顶的风景。沿途中,凡遇到百年千年的松柏银杏,奇形怪状的山石,或是望到悠远壮阔山谷和那奇异挺拔的山峰,我们都停顿下来,安然领略这大好的山河;又或是赶上喧闹的登山团体,我们也凑上去拉拉家常,互道各自家乡的风情;碰到做买卖的挑夫,我们或买几根黄瓜,或挑几样传统的工艺品,边走边玩,边玩边乐……
也不知为何,心情一旦放松,视觉一旦放远,感受一旦丰富,我们两人的话题边就多了起来,或道实验室师妹们的情史,或道姚老师的光辉业绩,或道球友们密而不言的亏心事。心情甚佳的时候,我意味深长的问周刚:“你知道为什么仁者乐山么?”他不言语,我继续说:“一则古人的君子爱比德,把高山做正直高尚的象征;再则,我想恐怕也只有意志坚定锲而不舍者,才能忍受登山的辛苦吧!”周刚依旧不言语,我知道他已习惯我故作高深的样子,唯一的对策就是不闻不问不回应,不然我必定旁征博引,在旁无休止地自鸣得意。
到了紫金城下,金顶就在眼前,我们心情虽有激动,但却激动的平和。王安石《游褒禅山记》有“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话虽如此,但想想我们的意志在前半段早已磨灭殆尽,后半段坚持下来的,依靠的可能是一份淡然。于是我又想起道家《淮南子》有讲“非宁静无以致远”。的确啊!正是这种宁静,我俩才能在绝境逢生,从而登的更远。
 
我一直以为金顶要比紫霄殿雄伟很多,不然怎担当得起武当山精髓之说,可看到金顶,顿时大跌眼镜:金顶不过一个铁房子而已,这比乡村中的小庙气派不到哪里。倒是眼望四周,无边无际的山峦尽收眼底让人赞叹不已,更奇特的是所有的山脉都向金顶汇集,那真是一种何等壮观和神奇的景象啊!
登顶而望,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荣耀,想起登顶过程中的点滴,不仅眼前的风景秀美壮阔很多,心里也多了许多许多的感动。
 
坐车下山之际,不由感概良多:人生在世,因一终极的目标,热血方刚的年青一代,披荆斩棘奋勇向前,越过无数的障碍,超越无数的对手,这是何等气概的儒者之风!然而人非圣贤,中途难免意志消磨,身心憔悴,到了暂时不能前进的地步,是不是可以停下脚步,放下沉重的负担,平心静气的好好欣赏眼前的风景呢?也许唯有此,你反倒走的更高远,走的更潇洒,那目标也便到达了。
这,也许就是道家里最浅显的道理吧?
周刚师弟即将研究生毕业步入社会,我就继续故作深远,送你此文吧!
 
写于2013.3.8

上一篇:腹有诗书气自华

下一篇:

所属类别: 多彩生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