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About Us
详细信息

爷 爷

日期:2013年9月4日 15:47
惊蛰一过,转眼又是清明节。最近下了几次雨,天潮潮地湿湿,让人愁绪满怀。在我们家乡,春天的雨水特别多,每逢下雨,老人们就聚在一起打牌、下棋,消磨时光。
我年幼还没上学的时候,爸妈忙,把我放在爷爷家。爷爷不打牌,遇到雨天,就会去河边种树。河堤上种满柳树,河岸边是大片的田地。新插的秧苗泛着嫩绿的光,四月的南风吹拂着柳枝,春雨朦胧,如烟似雾。爷爷撑伞、牵着我的手走在田埂上,看到哪里的河堤松了、垮了,就走过去在那里种一棵树,我举着伞站在河岸边的田埂上,看爷爷砍下柳枝,挖个坑,然后把柳枝插在里面,盖上土。爷爷是四川人,十七岁离开家到部队当兵,在战乱的时代里,备尝艰辛。他做事总是一丝不苟,小心翼翼。绵绵春雨中弯腰种树的身影是他留给我的最初记忆。
  爷爷还会编竹篓。黄梅时节,竹林新发了竹笋,老竹子就得被砍掉。雨天不能出外干活,就在家编竹篓。大棵的竹子,削成一片一片,再削成一条一条,然后把它们编在一起。不到一个下午,就可以编一个新竹篓。爷爷编竹篓,奶奶就在一旁剥豆子,我趴在地上看蚂蚁,猫和狗无精打采地躺在那里。大门外面,雨下个不停。
爷爷家有一个池塘,清明时节,莲叶只有碗般大小。到了夏天,满塘的莲叶碧绿一片。下雨的时候,爷爷也会带我去池塘钓鱼。大槐树下撑一把大伞,爷爷拿着长钓鱼竿,我拿着短钓鱼竿,雨打莲叶,簌簌作响,那实在是一种美妙的音乐。有时候我看见池塘里的莲蓬,缠着要爷爷摘来吃。他卷起裤腿,小心试着水的深浅,慢慢地走下池塘,用竹竿把莲蓬拨过来采摘。
后来,我上学了,很少去爷爷家,他去世的那年春节我到他家,他给我压岁钱,我说自己都这么大了,不要了,爷爷抓着我的手非要塞给我,他笑着说:“我还等着看你挣钱,等着用你挣的钱呢”。有那么一瞬间,我触碰到爷爷的手,那双曾经抱着我的手,那双曾经牵着我的手,那双曾经给我剥莲蓬的手,那双曾经力大无穷的手,真的已经老了。
  爷爷去世已经有七年了。每逢清明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他。我想起他说等着我挣钱,等着用我的钱。每每想到这些,一种生死永隔的悲哀就会涌上心头。现在回想小时候的经历,总感觉时光荏苒、往事如烟,就像爷爷门前那层层叠叠泛黄的春联,没有人能辨认出分别是哪一年贴上去的。
  十几年过去了,爷爷在河边弯腰种树、在池塘里为我摘莲蓬的身影,我怎么也忘不掉。

所属类别: 多彩生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