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群工作 Party Work
首页党群工作艺苑芬芳 > 小品:情系角笼坝
详细信息

小品:情系角笼坝

日期:2017年5月30日 19:11

 物:陈刚毅、细安(妻子)、玲玲(女儿15岁)

 点:医院

[病房里,陈刚毅想吐又吐不出来,在痛苦地干呕着。忽然手机响起,陈刚毅撑着身体接电话。]

陈刚毅:喂,我,我是陈工,我还好,没事,只是化疗有点反映,一会就没事的。是不是工地上有什么事情?什么?芒康岸右锚洞发生了大塌方?有没有伤亡事故?好,没有就好。李工,你听着,你先想办法处理一下,我明天就乘最早一班的飞机进藏!你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好,赶紧办吧!

[陈刚毅一放下电话,一脸的凝重,在病房走来走去,突然他从桌子里找出纸,在急急地写什么]

[妻子提着保温盒上。见妻子忙用手遮住]

 子:刚毅,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做完化疗了?感觉怎么样?

陈刚毅:比前些时好多了!

 子:唉,每次见你化疗后不能吃不能喝,见东西就吐,我呀真恨不得替你生这场病!哎,写什么呢?

陈刚毅:(故做平淡地)没什么?是有关——西藏工地上的事儿。

 子:我说你是不是不要命?你以为现在是伤风咳嗽呀,你现在是在跟病魔博斗呀!难道你忘了院里的领导是怎么说的?“陈刚毅同志,现在你唯一的任务就是安心治病,西藏工地上的事儿,就别太操心了!”

陈刚毅:行,听老婆的,一切都不操心!

 子:我帮你收起来呀!

陈刚毅:收什么收,这是交通人的“军事机密”,连老婆也不能外泄。

  子:看你把它看得跟性命似的,不就是个吃苦的差事——建桥修路?

陈刚毅:哎,俗话说建桥修路添福增寿,有啥不好呀?

 子:好,好得很。早先,你修建武黄、宜黄、黄黄等高速路的时候,成天呆在路上,一个月顶多回来一次,每次打个转就走,还每次说等路修好了,就好好抽时间陪陪我们,结果呢?你却跑到西藏建桥修路去了,身体都得癌症了还硬撑着,要不是我把你“押”到医院检查,恐怕……

陈刚毅:好了,好了。细安呀,这些年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全靠你一个人,叫你操心受累了!

 子:哎哟哎哟,算了,你呀在哪儿都是个拼命三郎的命,而我呢,自从嫁给你就是个操心的命!

陈刚毅:我说夫人,你不要光看到我吃的那点苦,要看到这些路和桥给多少人带来光明幸福,带来好日子啊!

 子:得了,别给我上课了,赶快过来喝汤吧!

陈刚毅:怎么,你又熬汤了?

 子:听人家说黑鱼汤是大补的,这不,一大早我就去买了条活鱼,小火熬了两个多钟头呢!快尝尝。

陈刚毅:[刚刚喝上一口,又想吐]啊!对不起,药——[示意要吃药]

 子:[递药]唉,这样下去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刚毅,你这回一定要听我的话,好好治病,啊?

 子:[幸福地]刚毅啊,你知道吗,只要能治好你的病,什么吃苦受累我都愿意!

陈刚毅:细安啦,你别太为我担心了,我陈刚毅是谁呀,我是敢叫高山低头,敢叫河水让路的老筑路人啦。没有把天下的路修好,阎王爷是不会要我的。03年在西藏工地上,突遇山体滑坡,当我把战友推开时,石头就砸在我的脚边,我还不是安然无事?

 子:别吹了,在你心里路比命大,等你病好了,我打算跟院里领导反映一下,让你就留在武汉搞你的设计,别再去工地了!

陈刚毅:胡说!西藏工地上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我,我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子:什么?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掂着西藏的工地?陈刚毅,你是要成心气死我是不是?我早想好了,要是那天你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和女儿也不想活了!

陈刚毅:[上前搂住妻子,为她擦泪]好好,别生气,我不提西藏行了吧!看看,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动不动哭鼻子,要是女儿看见了,会笑你的!

 子:都是你!自你进了医院,我的心都快愁死了,你倒好,还一心念着工地,也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

[女儿玲玲背书包上]

 玲:我可什么也没看见啊!

陈刚毅:[快松开妻子]这鬼丫头!

 玲:爸爸,化疗还很难受吧!

陈刚毅:孩子,爸爸是颗炒不烂嚼不粹又刚又毅的铜豌豆,还怕化疗么?

 玲:是,我爸爸是谁呀,是顶天立地的超级爸爸嘛![见书]怎么,爸爸在医院里还不忘桥和路,还在用电话热线与工地的叔叔阿姨遥控指挥吗?

 子:可不,这病房快成工地指挥部了!玲玲,现在交你个任务,今后见到你爸爸这样,就帮我劝一劝。要是劝不动,就没收!

 玲:[抢先拿到了书]爸爸,这可是妈妈的“命令”啊![急忙退到妈妈身边]

陈刚毅:[急忙上前]哎哎,别胡闹!给我,哪里面有重要东西!

 玲:有多重要呀?是给妈的情书?

 子:看你这丫头,别没大没小的开玩笑!

 玲:要么,就是爸爸背着妈妈干坏事?

 子:越说越没边了!

陈刚毅:乖女儿,别闹了,快把书给我!

 玲:给就给,接好了![女儿将书扔过去,忽然,一张纸掉到了妻子的脚边。]

 子:你这孩子,别把你爸爸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妻子拣起来,念]“细安,对不起,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西藏的工地上了!放音乐,[画外音]因为西藏角笼坝大桥工地,芒康岸右锚洞刚刚发生了大塌方,我是这座大桥的施工负责人,我不能还像平时那遥控指挥,我必须亲临现场马上处理。细安,我是一名交通人,路和桥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假如我的生命已经不多了,我宁愿倒在工地上。细安,请你理解我!”[哭喊]陈—刚—毅!

 玲:爸爸,你一定要坚持化疗啊!

陈刚毅:你们,你们听我说——

 子:[激动地]我不听!陈刚毅啊陈刚毅,你已经病成了这样,你还要去西藏,你不要老婆孩子了是不是啊,你不要家庭了是不是?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玲:爸爸!

 子:他不是你爸爸!

陈刚毅:对不起,细安,我不是不要家不要你们,等大桥建成了,我就……

 子:我不要听,我只要你能闯过这道鬼门关!

陈刚毅:细安,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最大的快乐是在工地修路架桥,到工地换个环境对我的病可能还有好处,再说西藏人民多么盼望这座桥早日修好啊!可现在,我在医院里住着,跟个废人有什么两样?要真这样下去,那才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子:[含泪地]老公啊,你是人,不是神,你没有九条命,你只有一条命啊!你的心里为什么总是只有路和桥啊!你为什么从不想想这个家要是没有了你这个顶梁柱,怎么过啊?

陈刚毅:[热泪盈眶]我知道,我知道!我、我也不能没有你们啊!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可是,我的生命除了你们,还有路和桥啊!老婆,西藏工作虽然艰苦,但我一定能克服困难,老婆,你要是不放心,就陪我去西藏看看好吗?

 子:你……还要去。

陈刚毅:老婆,假如我现在真的“来日”并不“方长”,我更要跟时间赛跑呀!你知道吗?我恨不得向老天爷再借一百年,把我想修的桥和路都建起来!

 子:可女儿才十五岁呀,如果我们都去了西藏,她怎么办?谁管她的学习和生活呀!

 玲:妈妈,你就陪爸爸去吧!我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的!

陈刚毅:玲玲!爸爸对不起你!

 玲:爸爸!我知道你决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的!你要去也行,但是,你得答应我个要求!

陈刚毅:好!好!谁的要求不答应都行,我女儿的要求还能不答应?说吧!

 玲:爸爸,我知道你是个“工作狂”,可是,我们老师说了,会休息才会工作!这次,去西藏后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别忘了吃药和休息,好吗?

陈刚毅:[激动地]嗯!爸爸记住了!

 玲:好,一言为定!来,拉钩上吊一百年——

二人合:不许变!

[在《向天再借五百年》歌声中,将故事推向高潮]。

a

所属类别: 艺苑芬芳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